江竹生

山水有相逢

新的开始 永远热爱

其实这一篇写得太差了 因为已经病了一个多星期一直没好状态实在是太差  自己也觉得发出来太不好意思了 还是谢谢你们的评论和喜欢 真的太难得了 


明天有个联文 是一篇车 对话体哈可能有点非常规。


就 就酱紫

+0:

我们试图用这样的眼光,在「灵与肉」这一议题中,寻求更多关于爱情的表达。
「婚车巡游」将在9月9日与大家见面,敬请期待。
感谢各位创作者接受邀请: @白汾酒,喝出男人味  @妮科能诗游冰霸  @禺姜  @秃头特工  @Rol(i)  @川枝屿  @感恩的心  @_權利.  @Tethys  @IT IS WHAT IT IS   @Primi Passi  @江竹生

异坤|1969无落日

穿越时空去找你/
祝我的两个宝贝都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/
略带Pornographic/

“你知道什么叫美吗?”

/
@TheWordsof1Kun手写站 来自手写站的生贺联文 微博有全版本的绝美杂志可以看哦 一定要去看。

来了

TheWordsof1Kun手写站: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官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💙0713 0611💛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2:17 ​​​

“你掐着我,你掐着我好不好?”
蔡徐坤红着眼眶急哄哄地去拽王子异的手,把他的手拽到自己脖子上,然后把脖子露出来给他。他急得要命,下半身一片泥泞,雨水汇聚成一条河从他大腿间流淌而过——他的摩西此刻伏在他的身上。我不走,你别急——王子异从一片芳草地里抬起头,等到他的呼声开始平息,他双手把自己撑起来,然后他俩面对面看着,对方咽了口口水,咕噜一声十分响亮,他没忍住凑过去又接个吻,吻得热火朝天。蔡徐坤从他的吻他的唾液他的汗水里把自己抽出来,身上沉甸甸,淹没在一口池塘。你不走,我怕我走,他嘟囔一下,嘴巴就立刻给人堵住。

文评丨亭山之外

你们知道吗 我好久没上这个号 因为我内心很纠结拉扯 加上我学业很忙 还有另外的事情 我把文都锁了 因为觉得不够好 不敢去看 今天偶然想起来 我在想 会有人记得我这个人或者这个账号吗?会有吗?我就登录了 然后我看到这篇长评了。


Innocence清白:

   @江竹生自我修复中 打扰您啦,晚上好呀><🌙🌙🌙




        -----


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针对这篇写了文评呢,因为是看了您的《亭山之外》后,才一脚踏进了异坤的(咦)。这篇可能不是您最满意的作品,但至少对我个人而言,是最喜欢的一部><在我心里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喔!

  

  最近看您状态似乎不佳,文也锁得差不多了。其实写文评这个想法很久之前就有,很抱歉现在才付诸行动。不知道这篇文评能不能让您可以多开心一点点><

  

  -----

  

  看起来您似乎很喜欢用【山】这个意象><,无论是《周山遗船子》《飞奔去赤裸河山》,还是这次文评的主角《亭山之外》,总离不开【山】。苏轼在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里曾写到: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”我个人对山亦非常喜爱。在此想以我的理解,围绕这个意象,表达一些对此文的感想。可能有一些地方过度解读///望您能够谅解。

  

  浅薄之语,言论有误处请您多指正><

  

  -----

  

  山,追溯至初,盘古开天辟地之后,他“骨节为山林”。我把山字放于舌齿之间发音时,我的整个口腔,我的下颚轻轻向下移动,再回归原位,做出一个环形。这让人首先感受到的是神秘与旷远,无法追寻到它最深之处。像是人类的感情,特别地,是爱情,亦若此。爱情,实在是门深奥莫测的学问。

  

  蔡徐坤之于王子异,不真切,若即若离,捉摸不透,好像下一秒就不存在了,化成晚风飘走了。他的到来他的离去,一切仿若梦境。这山与爱情搅揉在一起,变成了梦境中的仙境之地,代表着一段柏拉图式美好纯真,同时却早已写好悲剧结局的爱。

  

  提起山之美,至少人们不会把它同烟火尘世联系到一起,自然永远昭示着天然去雕饰。而这篇文章中的两个孩子正处于人生中的花季,大好青春年华。他们做的事情,幼稚,说出口的话,直白,但这也正是我所热爱的少年美学的可贵之处——一种不为俗世所浸烂的原始的美感。

  

  “我只是有时候很想抱抱他而已。”

  

  “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这样吗?”

  

  “那种东西就是喜欢吗?”

  

  这些话实在是让我心醉。少年郎哪里懂什么要说情话,只是那样模模糊糊地,对一个人很有好感,只是很想抱抱他,连亲吻都没有的,只是抱抱他而已。

  

  是因为喜欢他,才会想去抱他吧。

  

  在王子异和他同学的眼里,性是接吻,爱是出汗的拥抱。更小的孩子以为牵手就会生出小宝宝。爱情到底是什么,对他们来说还太难懂、难理解、难以发觉。但他们努力在体会,从身边的琐事里,撰写属于少年时期的懵懂的爱情。其实越简单,反而越快乐。

  

  少年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群孩子><(感慨

  

  -

  

  无论是陶渊明隐居,亦或是孟浩然漫游吴越,不难看出的是远山亦象征一种清贫生活。蔡徐坤蒸馒头,煮稀饭;王子异骑两个小时的单车上下学,蹲在院子里的水沟旁洗脸。他们的生活与富裕远挂不上钩,可这种生活却是不以金钱所培植的鲜花。

  

  正如您另一篇《水永远冷玫瑰永远红》(很巧的是,在《亭山之外》中,您亦将其别有一番化用><)

  

  人们往往喜爱类似“贫穷恋爱”这类题材,我想倒不是全因为同情或者可怜,只是在经历了社会的洗礼后,想在生活里找寻一份真正的爱请,让大家觉得,喔,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真爱的。

  

  谈及金钱不得不提另外一对cp长得俊><这两个孩子的爱情清晰明朗,却因此更为坎坷曲折。这一切都来源于,他们所处的阶级大相径庭。

  

  尤长靖穿很潮的风衣,踏一双皮鞋,车接车送。林彦俊却和王子异一块蹬脚踏车。这两个人家庭条件天差地别,可是,穷小子和小少爷却相爱了。

  

  我们都讲,都明白,真爱无关阶级。但甜蜜的热恋之外,总有父母的阻碍。尤长靖被送去美国留学,在父母心里这才符合小王子的身份,而不是窝在一个小县城里过日子。

  

  我原以为尤长靖不会回来,所幸,他真的回来了。

  

  半年的爱别离苦,把两个孩子都镀上了一层膜。是不是这层坚硬的膜,让林彦俊没有抱尤长靖呢?

  

  -

  

  可能是受张爱玲和林奕含的影响,我对比喻一直有种执念,这种修辞手法最辛辣又最温柔。我喜爱新奇形象的比喻,它们会给我带来意外的惊喜,可以让我恣意发挥脑中的想象><

  

  您的比喻缥缈中又贴切,是我非常喜欢的类型。

  

  无论是,文章开头的,像是冬日里的铁锅里和板栗一起翻炒的小石子;还是他洗澡时脊背弯成一座小山,又或者是他赤着上身来找王子异,看上去像是月光下劈开的峭壁。文章给了我一种非常真切的美感><

  

  “他的鼻尖蒙了一层细细的汗水,揉的通红,一大串泡泡从我眼前飞过去。”

  (这里的坤坤好可爱喔!!泡泡这个喻体童真又好梦幻)

  

  “他摇摇欲坠,眼睛像是一朵满是雨的乌云。”

  (我好爱把眼睛比作云的说法,有一种湿漉漉的像是软绵绵的小动物的感觉>///<)

  

  “蔡徐坤的腰弯下去,弯成一座小小的山丘。”

  (这样小的身体却要承受如此庞大的苦痛……!结合前文想一想真是心都碎得稀烂了TT)

  

  “蔡徐坤像是一张被两边捏着张开的纸,从中间被人凿出了一个窟窿。”

  

  这处比喻把疼痛清晰地具象化在我面前,叫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身体,他的心遍体鳞伤千疮百孔。他无疑是纸,惨白而单薄,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干净净的小孩。他很坚强,很有自尊,不白住王子异家,他做好早饭、晚饭,然后安安静静地等王子异回家。这可能会让他心里那种被施舍的痛苦感,减少很多。因为长期被家暴,小坤的安全感实在是被摧残到几乎一点不剩了,所幸他就把自己伪装起来,伪装出一层锐利的外壳。第一次和王子异打照面,就上去凶巴巴地和他吵,看上去好像一只张牙舞爪,虚张声势的幼狮。

  

  可偏偏蔡徐坤又不会骂人,最厉害也只说王子异是小偷;就像王子异说自己不会打架,只是因为看着豆豆睡着了就不舍得去抢。

  

  因为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孩子啊。

  

  -

  

  鲁迅在《再论雷锋塔的倒掉》中点明:“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。”

  

  整篇文章中,颜色最为绚丽热烈的一段,应当是王子异的梦境。梦里大火漫过天,蔡徐坤狂奔着,喊着救救我,我不想死。我把这归于他心底对家暴的反抗,以及对这个烂到透顶的生活中,某些温柔到让人流泪之处的不舍与眷恋。就好像小乖,好像画画,好像铺天盖地的蓝色,好像王子异。

  

  可惜,他美丽的梦想被家暴的拳头打碎了。我看到蔡徐坤遍体鳞伤,心中竟然生出悲凉的声之美,形之美,乃至意境之美。

  

  在此我想引林奕含一段话来解答:“我常常对读者说,当你在阅读的时候,感受到痛苦,那都是真实的,但我现在更要說,当你在阅读的时候,感受到了美,那也都是真实的,我更要说,当你感受到那些所谓真实的痛苦,它全部都是由文字和修辞建构而來的。”




  也是不得不感叹一下您的文字,它们虽然不用华丽繁复的辞藻修饰,却能够于平实中触摸人心><

  

  家庭方面,看上去王子异的家里也并不是和谐美满。起码,他一个人住,可能父亲很忙于工作,母亲又离开了他们,这个时候的他没有父爱,也没有母爱。他的父母之间看起来,也没有爱。和蔡徐坤一样,这屋子不太能称为家,最多只能说是一个可以吃饭睡觉的地方。

  

  因此我想,这两个同病相怜的小孩,大概想要一起筑一间温暖的,可以称之为"家”的地方。

  

  -

  

  王勃的代表作《滕王阁序》里曾写到:“关山难越,萍水相逢。”山也带有阻隔的意味在内。

  

  在两人分别前不久的早上,蔡徐坤趴在床边说:“你看,我睫毛掉了两根。”

  

 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,尤其在睡眼惺忪的王子异耳朵里,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一首离歌的闭幕结语。

  

  “亭山是一个很远的地方,比美国还远,比尤长靖去的地方还远,我回不来。”

  

  他说的话,无关情爱风月,没有执手相看泪眼,只是平淡的,如同是闲聊家常事。可仔细再去读,又透露出深刻的绝望和无力感。我努力去想象小坤的表情,他是不是心里也难过,眼睛都憋红了呢?可他连哽咽都没有,话也说得很流利,仿佛离开王子异,是每天都要吃的三顿饭那样普通容易。这让我看得心绞痛——他不是不难过,他一定是想留下来的,这儿给了他一种家的感觉,温暖、安全。可小坤心里一直明白王子异家始终不是自己家,他觉得自己是局外人,因为他还没发觉这种感情其实叫爱。所以他觉得,自己得走了,不得不走了,他平白无故地享受这份温柔太久了。

  

  其实在此处我一直有个疑问,是在后文提到的,看电影的夜晚,小坤家的屋子已经易主了。是意味着,他的父母抛下了他,各奔东西,又或者是,别的什么更可怖的吗?那么小坤要走,他一个小孩子又能走去哪呢。最糟糕的的事情突然萌生在我脑中,我惊惶于会在秋日深灰色的街头,看见一丛凋萎的夏花。

  

  我不想,却不代表这种可能性不存在。毕竟,泰戈尔这句“生如夏花之绚烂”的后文是:“死若秋叶之静美”。




        -----




  我只是很想问问小坤,你还好吗,现在住在那呢?你还养小狗吗,还喜欢画画吗?你还近乎执拗地钟情于蓝色吗,会因为汽水瓶是粉色就选它吗?你能吃饱肚子吗,旧伤还会痛吗,还会有新伤吗?

  

  我还有好多好多,看上去,都是无关紧要的问题想问他。

  

  答案我不知道,王子异也不知道,或许您亦无从知晓。唯一能够坚信的事是,我们都在长大,不断被世界的波澜往前推动,再往后还会经历更多喜乐哀苦。但在这一遭人间观景中,我应时时会想起这道单薄瘦削的赤花白月,想起那个燥热的、蝉鸣无休的夏天,想起那个从山高水远之地前来的少年。

  

  嗟万事难忘,唯是轻别。

  

  -----

  

  感谢您读完了这篇文评!><可能有点唠唠叨叨(…)我的年龄与阅历放在这里,让我对一些东西无法做出最完美的解答。但我已经尽力去阐述自己的思想,即使有些地方仍然表述得不太清楚(TT)

  

  如与您心中所想有些许共通之处,我实在深感喜悦><

  

  在最后,想同您讲的是,因为我不是最早入异坤的,也不是您最初一批读者,这实在太令我心头意难平。但我是非常认真,很用心地在喜爱您以及您的文学作品,想陪同您一起热爱下去  ><虽无望您垂爱于我,但求与您以文会友,歌风颂雅,沉李浮瓜。希望日后可以有机会与您在文学方面进行交流。

  

  如您所说,希望您永远热爱,永远在进步,每天都可以比昨天更快乐一点点🌈🌙💖💞💗